原罪、内斗、割韭菜,商业大佬为何难逃入狱魔咒?
2019-08-02 15:56:5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冯鑫被抓,成了压死暴风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7月28日,暴风披露了实控人冯鑫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公告,公告还提醒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,注意投资风险。随后一语成谶,暴风连续两日一字跌停,30日报价5.10元,成交额675万元,换手率0.54%。

无人知晓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具体缘由。中国企业家杂志猜测是因“MPS收购案”引发的连锁反应,现在上证报记者又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冯鑫此次是被上海经侦带走,案由或牵涉“罗静案”。

但冯鑫此前并未传出与罗静有任何交集,这场风暴更加扑朔迷离起来。

2019应该是企业家的“渡劫”之年,唐军、王悦、罗静、钟玉、冯鑫、黄作庆等纷纷下马,被强制或被逮捕,他们背后牵连的企业更是一波接一波地走向迷途或是消亡。我们不知道这张名单是否还会添加更多的人,冷不丁地往哪投下一颗“炸弹”,便重伤无数。

更往前追溯,大佬们集中上演的监狱风云,从股市到实业,最终蔓延到了互联网。

兴于股市,亡于股市

2015年年底,“宁波涨停敢死队舵主”徐翔前脚刚被抓,又传来了郭广昌确已失联的消息,整个民营企业、金融市场莫不战战兢兢。

然而3天过后,郭广昌在梁信军等复星高管的簇拥下,忽而现身年度工作会议。当时会场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,郭广昌略显憔悴,他上台作了演讲,整个过程持续大概10分钟,而后便离场了。不比郭广昌的幸运,徐翔被控制后,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,罚没所得超过200亿元,创下我国证券交易市场同类处罚之最。

外界称,1997年以来股市江湖上最后一位大佬也消失了。

郭广昌去而复返,实属罕见,但质疑声从未停止,尤其是“复星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德隆”,更是令人浮想联翩。当然,不会有记者敢这样直接问郭广昌,他最恼别人把他与唐万新相提并论。

但复星的辉煌和危机都不得不提唐万新。复星大肆扩张之时,德隆系已达到巅峰,成为我国拥有上市公司最多、市值最大的民营资本集团。德隆和复星同时被誉为我国民营企业的“双子星”,只不过唐万新比郭广昌更锋芒毕露。

2002年,唐万新自信地对外界宣布,德隆将在三年内进入世界500强,并在自己的办公室大摇大摆地挂起了“唯我独尊”四个大字。

实际上,德隆的危机在唐万新膨胀之前就已显现。后根据唐万新的供述,他始终认为肇始于2000年底的中科创事件。唐万新与吕梁渊源甚深,吕梁的名片上身份众多,其中赫然写着他是德隆系两只股票的策划人。中科创崩盘后,“K先生”吕梁失踪,这位“超级庄家”至今仍下落不明,而唐万新受事件牵连,再现兑付危机,他决定铤而走险。

此后唐万新疯狂把游戏玩大,可勒在德隆脖子上的绳索已经慢慢收紧,2004年他想收手却为时已晚。帝国一夕崩塌,等待他的是8年的牢狱之灾。

德隆系崩盘的阴霾还未散去,仅过一年,另一位大佬被送入监狱,他就是顾雏军。

如果时间能重来,顾雏军恐怕绝不会收购科龙,他自以为在帮顺德政府一个忙,没想到却在国有企业改革的特殊时期“引火烧身”。郎咸平给顾雏军扣上了“席卷国家财富”帽子不久后,广东、江苏、湖北以及安徽四省证监局启动联合调查工作,把炮火对准了格林柯尔。庞大的格林柯尔如德隆系一般,土崩瓦解。

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,资本玩家的“原罪”将一个又一个富豪榜上的大佬送进去,往前追溯到1997年的管金生,往后延续至2015年的徐翔,名单人数超过20位,还不算牵连人员。

成王败寇、从头再来

格林柯尔系、托普系、斯威特系、鸿仪系、朝华系等崩盘,掌门人抓的抓、逃的逃,这场富豪下马的风波告一段落。可牢狱的魔咒似乎开始转移到实体企业中,缘由不再涉及讳莫如深的政商关系,而是充满了企业斗争、大佬与大佬过招的戏剧性。

1994年我国互联网还未正式起航,年轻气盛的孙宏斌就已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。4年前,孙宏斌被“软禁”在北京西山宾馆的小楼里,按现在的说法,这叫非法拘禁,但柳传志解释说,情况紧急,情非得已。

柳传志还是爱惜孙宏斌的,即使联想内部“只听孙、不知柳”的年轻后辈,叫嚷着“劫狱”,再次加深了他对分裂联想的怀疑,他在撕破脸皮前还是给了孙宏斌一个“后路”,让其去联想的分公司重新再干。可孙宏斌冷言拒绝了,他想自己创业,天高任鸟飞。当时的他,恐怕怎么也没想到柳传志还能用这种方法将他留下,甚至直接断了他单干的自由。

随后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,2个月后判处5年徒刑,罪名为挪用公款。

柳传志给孙宏斌上了一课,也给企业管理者上了一课:年轻人不听话总有办法治,“你师父永远都是你师父”。

这个道理在任正非和李一男身上再次得到验证。2000年,李一男离开华为创立了港湾科技,不久他就把业务伸进了任正非的地盘,随后数年,任李二人反目成仇、刀下厮杀。最终,任正非用17亿将港湾收购,李一男被“招安”,尴尬地当了两年的“废太子”。

任正非虽然没有把李一男送入监狱,但三位出走的技术骨干王志骏、刘宁、秦学军,确实是他授意指控的,理由是侵犯商业机密。

老板把员工弄进监狱的不在少数,但像黄宏生这种创始人被职业经理人举报入狱的实属罕见。2004年12月,香港廉政公署的数名拘捕执行人员在创维香港总部,悄悄逮捕了黄宏生及其胞弟黄培升。黄宏生一经曝光,引得外界人士纷纷揣测是谁举报了他。坊间传言最多的是已经离职的原公司高层管理人员,因为据说举报者对创维数码财务和运营相当熟悉。

矛头直指陆强华、刘辉阳、郭腾跃等人。2000年业绩斐然的陆强华,突然被黄宏生告知由杨东文来接替他的职务,次日他便被直接免职了。陆强华悲愤不已,一封《致创维销售系统全体员工公开信》发到了公司内部,而后携创维150多号人马集体跳槽。

职业经理人和创始人的博弈,一度是家电集团的通病,陆强华之后,国美陈晓夺权事件更是震惊业内。

企业做大,人心难测。任正非、柳传志、黄光裕倾心相待,但耐不住年轻人的野心,陆强华、刘辉阳也曾兢兢业业,可难逃上位者的猜忌。还是那句话:出来混早晚要还的。

互联网拉低牢狱的“门槛”

胡润百富榜在民间被称为“杀猪榜”,据统计,目前已有52位上过胡润富豪榜的大佬组团监狱游。不过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时代,监狱的大门不再重点朝向富豪,而是触动监管“红线”的所有人。

最开始很多互联网人折戟在网络侵权治理上。如开发珊瑚虫QQ的北京理工大学教师陈寿福、番茄花园网站负责人洪磊、孙显忠等,他们在国家版权局打击网络侵权专项治理工作中被抓捕判刑。但影响力较大的互联网获罪案件还是要从王欣开始。

2014年4月,政府出手扫黄打非,快播就像是一个早已被瞄准的靶子,一击即中。最初,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拟对快播处以2.6亿元罚款,王欣也宣布关闭QVOD服务器,所有人都以为快播风波尘埃落定。但时隔半年,王欣在韩国济州岛被捕,尽管他喊出了“技术无罪”的强烈控诉,却依旧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。

这是一个不怎么光彩的开端,充满了利益斗争、背叛和骂声。更关键的是,产品为用户行为担责,创始人由此获罪,这场判决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互联网商业在面对道德制高点时的弱势,即使现在也深受其害。

时光流转,王欣还在狱中,另一位天才式的人物也被抓了。2017年剃了光头的许朝军上了CCTV,他在镜头面前交代了自己的违法案情:承认“指点”赌博,涉案金额达300余万元。与此同时,许朝军的同班同学王小川赴美上市,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走向,让外界感慨万千。

最慌的可能还属创投圈,投资人与德州扑克之间的暧昧关系,近年来总时不时地被曝光,德扑也成了他们默认的一种交际手段。所以,业内玩德扑的一抓一大把。

德扑还只是小众人的娱乐,2018年左右区块链卷土重来,币圈、链圈乱成一团,李笑来在录音里直骂傻X,韭菜还是一茬又一茬冒。徐明星无疑是里面最出风头的一个,前有“公司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”,后有“我不是很喜欢赚钱”,颇有马云当初的范,但马云可不会像他一样被维权者堵到酒店、不敢出面。

去年9月份,徐明星被上海警方带走,不过被拘押近24小时以后就被释放,尽管OK集团涉爆仓案已在北京立案,但目前来看似乎并无进展。

同样是割韭菜,唐军就没有徐明星那么幸运。这位忠实“门徒”自从和史玉柱吃了顿饭后就顺风顺水,他关联的公司背后多有大佬的身影,如江南春、卢志强、柳传志、马云等泰山会成员。只是,这次他万能的朋友圈没能救得了他。而且紧随其后,恺英网络王悦等管理高层从失联到刑事拘留,行动迅速、盖棺定论。

风波似乎从未停止,从罗静到冯鑫,一场资本“罗生门”的大戏徐徐展开。

股市繁荣、民企扩张、互联网创造奇迹,浪潮中的人一日日做强做大,有时却忘记了搅弄浪潮的不是自己。如今,上了年纪的大佬们陆续出狱,归隐垂钓或重审冤屈,更多的小辈却“排队”入场,时代在改变,却又没变。

歪道道,独立撰稿人,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。同名微信公众号:歪道道(wddtalk)。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